《以赛亚书卷》

点击查看此卷
以赛亚书卷(1QIsaa)•昆兰洞穴一号•公元前一世纪•羊皮纸•宽:22-25,长:734厘米•以色列政府•序列号: HU 95.57/27


《以赛亚书卷》(1QIsaa)是1947年于昆兰洞穴被发现的七卷死海古卷之一。它是众多圣经书卷之中最长(734毫米)和保存得最完整的,也是唯一一卷接近完成的书卷。书卷中的54段经文包含了希伯来圣经中66章以赛亚书。《以赛亚书卷》源于公元前125年之前,可说是死海古卷中最古老的一卷书,和发现死海古卷前最古老的希伯来文手抄圣经相比,还要多一千年历史。

《以赛亚书卷》跟《马所拉文本》(The Masoretic)和传统的中世纪法手抄版本,例如《亚勒普手抄本》(Aleppo Codex)在内容方面大致统一。但是它也有许多不同版本、另类串法、错误抄写和改正。跟大部分同樣在昆兰发现的圣经手稿不同的是,它有一个非常完整的拼字法(Orthography),揭示了希伯来文在第二圣殿时期的发音。在昆兰,考古学家另外发现了大约二十多本以赛亚书的手抄本,另有一本手抄本在穆拉巴特谷(Wadi Muraba'at)南边发现。他们在书卷上也找到六处别沙式评注(Pesharim)(一种评论形式)。其他书卷很多时候都会引用以赛亚书,新约也会出现这种文学和宗教的形式。以赛亚书著名的地方,是它对关于审判的预言、神的安慰、末日和神的国度来临的看法。所以,以赛亚书的权威和地位,跟住在昆兰的人民对弥赛亚的信仰有直接的关系。

现代学者将以赛亚书看作一本文集,当中主要由两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以赛亚一书(共1-39章),是先知以赛亚在第一圣殿时期,约公元前700年的预言。第二部分是以赛亚二书(共40-66章),主要记载了先知以赛亚死后150年,一位匿名先知在巴比伦囚虏(Babylonian exile)和波斯時期中(Persian Period)圣殿重建时的预言。当书卷誊写完毕之时(公元前二世纪末的三十年间),以赛亚书已经被视为一卷书。

以赛亚书中的一些预言,成为了犹太和基督教文明的基石。书中记述"他必在列国中施行审判、为许多国民断定是非.他们要将刀打成犁头、把枪打成镰刀.这国不举刀攻击那国、他们也不再学习战事。"(以赛亚书2:4),这节经文可说是以赛亚书在描述末日世界(The End of Days)的和平中最著名的一节经文。

此处的希伯来圣经是指犹太教的经籍,后来的基督教称之为"希伯来圣经"或"旧约圣经"。

关于以赛亚书的译本

要把先知以赛亚在2800年前的预言完全准确的翻译出来,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因为当中的文法是极为复杂的。所以不但有不同英文版本,就连希伯来文的以赛亚书也有很多不同版本。以色列博物馆的任务就是为你提供足够的背景资料,使你在阅读这些圣经文本的时候能加上自己的角度思考。

基本概念

  1. 马所拉文本的希伯来文圣经

    在昆兰发现的古卷显示有多个不同版本的圣经在同一时期出现。当中现称为"原始拉比文本"或"原始马所拉文本"的圣经版本在希腊罗马时期(公元前三世纪至公元一世纪)曾享有特别地位。茱迪亚沙漠的其他地区包括马撒大(Masada)、穆拉巴阿特干谷(Wadi Murabba'at)、纳里耳赫贝耳(Nahal Hever)和纳里耳峡谷(Nahal Tze'elim)中发现的古老羊皮纸圣经书卷碎片显示,直至第二圣殿时期结束前,这个版本的圣经是主流犹太教的官方版圣经。

    历代一般称为"马所拉学者"的先哲在保存希伯来文圣经方面付出很大的努力,在过去的世纪,一直忠诚地保存圣经的原文及将当中神圣的话语传给下一代。他们在马所拉文本的希伯来文圣经中记下正确的写法、发音和一些重声标示的符号,因为这样,它是众多版本中最具权威性的。《阿勒普抄本》(The Aleppo Codex)于公元十世纪,在加利利城市提比利亚(Tiberias)由抄写员布亚亚之子所罗门(Solomon son of Buya'a)抄写,并由亚伦本亚设(Aaron ben Asher)注释,是现存最完整的版本。

    此后,马所拉文本成为了希伯来文圣经的权威,而以马所拉文本为依据的现代译本仍在翻译中。在网上可以找到多个马所拉文本的英文翻译,而你现在所浏览的以赛亚书是由犹太出版社和美国以色列合作企业于1917年出版的版本,此版本也极具权威性。

  2. 以赛亚书版本

    以赛亚书的内容大致上与马所拉文本或中世纪法典的传统版本(包含希伯来文版本中共66章经书,以平常的次序排列)符合。但同时,这有二千多年历史的古卷,也出现了很多另类串法、错误抄写和改正,最重要的是它有许多不同版本。严格来说,它有超过2600个不同版本,版本上有些是字母不同,有些是词语不同,甚至有些在经节是上完全不同。

    举个例子来说,在以色列博物馆网页上刊载的以赛亚书手稿跟马所拉文本就有明显的出入。马所拉文本里第二章九节下半和第十节并没有在以赛亚书中出现,可是,这两节经文在死海附近找到的其他以赛亚书版本(4QIsaa, 4QIsab)中就有记载。再者,在古希腊版本或 "七十士译本"的希伯来译文中也能找到这两节经文。这显示了这些经节虽然在很早以前已出现,但在较迟的时候才被编辑入古时的版本,而最原始的以赛亚书版本也包含了这些经节。

  3. 建议

    有了这些基本的概念后,可以根据以下几项建议使用这网站的翻译工具:

    1. 甲.如果你懂得希伯来文,可以随意在以赛亚书卷中选取一段经文阅读,再跟马所拉文本互相比较。(http://www.aleppocodex.org/links/10.html) 然后衡量一下两个版本之间的分歧。
      1. 乙. 如果不懂得希伯来文,我们有以下建议:
      2. 在以赛亚书卷中选取一篇文章,然后按一下此网站的以赛亚书英文翻译。请注意,这翻译是以马所拉文本的版本为根据,并不是现今以赛亚书卷的版本。
      3. 如果想对比两个版本,请按这里,便可以阅读以赛亚书一至五章的翻译。左边是加拿大西三一大学的彼得费林特教授(Prof. Peter Flint, Western Trinity University, Canada)的英文翻译;右边是马所拉文本的JPS英文翻译。这样便能自行分析不同版本中一些比较难理解的问题,以透过文学、历史和神学上的理解,把以赛亚书中的精髓应用出来。